BIG5|設為首頁|聯系我們

“慢街素院”散發古都韻味(圖)

2019年10月10日10:21  
 【字號 】  打印
E-mail推薦:    

                          修繕恢復后的如意門。本報記者 和冠欣攝

  原標題:“慢街素院”散發古都韻味

  公交車駛入雍和宮大街,乘客都扒著車窗往外看,變化忒大了,這街景怎么跟拍電影似的:瞧那如意門多精巧,一看就是老北京;女兒墻都露出來了,花磚砌的樣式真多;還有那拱券門,是民國時期的吧;這外立面的磚墻,有絲縫有干擺有淌白,用了很多老磚,有味道……

  上個月,雍和宮大街環境綜合整治提升工程順利通過階段驗收。工程歷時17個月,包括建筑風貌整治、道路交通優化、景觀環境提升,全長1130米的雍和宮大街初步呈現“慢街素院、儒風禪韻、賢居雅巷、文旅客廳”風貌。

  圖紙變實景,雍和宮大街給了我們可以觸摸的古都風貌。

  一個一個建筑研究

  雍和宮大街南起東直門內大街,北至安定門東大街(北二環),沿街兩側為平房保護區,有雍和宮、國子監、孔廟等國家級文保單位。既是居住區,又是商業區,還含交通干道。

  雍和宮大街是崇雍大街的北段,崇雍大街是老北京城的次中軸,連接天壇和地壇,對于北京老城風貌保護至關重要。而雍和宮大街項目作為崇雍大街風貌保護的示范段,肩負著樣板工程的重擔。

  2018年5月,雍和宮大街環境綜合整治提升一期工程啟動,從北二環到國子監路口,全長約470米。一期整體設計風格以傳統四合院居住風貌為主,比較統一,工程2018年7月20日進場,8月20日完工,用時一個月。

  到了二期,強調要把不同歷史時期建筑風貌的豐富性展現出來,這就需要一個建筑一個建筑去研究。2019年4月,二期工程施工進場了,參與各方才發現,違建拆除后,原始建筑的樣貌超出想象。

  “整治前,屋頂都是廣告牌匾;外立面經過一次次裝修提升,貼了很多層瓷磚;還有很多二層、外接違建,根本看不出建筑原來什么樣。”設計單位中國城市規劃設計研究院設計師孫書同介紹。墻有紅磚、灰砂磚、青磚,還有藍基磚;屋頂有坡頂的、平頂的,有灰背的、泥背的,很多都沒有瓦。“普通的防水層一般不超過8毫米,這條街上有的房頂鋪了十幾層防水,10多厘米厚,房屋承重都變了。”

  違建全拆了之后,大家才發現,兩側的平房都是很普通的民居,不少都翻建過,有保護價值的很少。

  初版施工圖與實際出入很大,怎么辦?經驗豐富的施工單位房修一公司發揮了關鍵作用。

  早在西柏坡時期,就有一支維修隊,政治可靠、技術過硬,專門負責修繕辦公住所,進京后,這支隊伍劃歸北京市房管局管理,為中央服務。1953年,以這支隊伍為基礎,成立了國企“房修一公司”,也就是發展到今天的首開集團房地房修一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它擁有古建筑工程專業承包一級、文物保護工程施工一級、文物古建筑保護修繕設計甲級等資質。全國具有此類資質的企業中,房修一公司是成立時間最早、資質最老的一家。

  設計師團隊和施工團隊一道,挨個建筑研究,邊干邊設計,不斷地修改、細化施工圖。

  充分利用老構件,歷史感自然流淌

  雍和宮大街二期項目,特別注重對老建筑構件的保護和再利用。

  99號修繕后是一處蠻子門。在前期拆違過程中,施工人員發現磚結構中有和蠻子門相似的構件,包括盤頭、檐口部分。施工過程中,工人按要求對這些構件進行保護性拆除,復建時回用在相應的位置,不夠的部分,老師傅按原樣手工加工配齊。

  62號落架施工時,發現了老城墻磚,工人按保護性拆除要求,手工把這些磚一塊塊起下來,數了數有50多塊。

  “雍和宮背靠北二環,這些城墻磚很可能是當年拆城墻時留下來的,居民撿回家蓋房子。”房修一公司雍和宮大街項目現場負責人李燕群說,這些老城墻磚清洗以后,被用到62號的臺明石和金邊石位置,行人走在大街上,一眼就能看到墻根上方像腰線一樣的一排老磚,殘缺斑駁,厚重的歷史感自然流出。雍和宮大街149號,也能找到老城墻磚的身影。

  藏醫院門樓上的連珠混修繕后也回歸原位;81號和83號,臺明石、金邊石、好頭石、埋頭石,用的都是原始建筑上拆下來的老構件,它們的存在,散發著老城韻味。

  拆出來的老構件也有部分因年代久遠,無法作為建筑材料使用。它們,又該如何處置?

  走出地鐵5號線雍和宮站F口,下了臺階,會感覺腳下的路有一絲溫暖,一絲柔軟。原來,從地鐵口到雍和宮大街這短短幾十米的景觀路,是用老磚鋪就的。簡單的席紋圖案能勾起人們對過往的回憶,這些從老房子上拆下來的老磚自帶溫度,讓人油然而生親切感。

  配合兩側的綠植、陳倉石鼓文化墻,這處景觀起名“儒風禪韻”。

  在雍和宮大街多處景觀節點的施工中,都用到了老磚老瓦。如52號附近的“翠蓮低語”,用老磚砌墻,墻面是傳統的撕縫砌法,花崗巖做壓面石,用老的停泥磚收邊,植物用的也是傳統庭院綠化常用的竹子和藤架組合。

  出了方家胡同東口是“寶泉匠心”,地面鋪裝也年代感十足。“寶泉局北作廠在方家胡同里,歷史上是清朝的造幣廠。這處地面鋪裝用的金屬不銹鋼板,激光雕刻在上面刻字,并腐蝕做舊,用時間軸的方式展示出寶泉局北作廠的歷史演變,地面鋪裝上還用青石切割了一個方家胡同的‘方’字。”李燕群介紹。

  海京鐵工廠,1929年;小系重機株式會社,1938年;北平第一機器廠,1945年;第六機械所,1948年……當你經過方家胡同東口往南走時,低頭看地面,會看到時光的足跡。

  雍和宮大街的門窗,也下足了“繡花功夫”。還是傳統的支摘窗,一摘掛鉤,窗扇就合上了。這門窗上的木格圖案,有龜背錦、燈籠錦、套方、萬字格等,門窗的油漆還沒上色,設計顏色有黑抹棕、紅抹綠、木原色等,顏色和圖案組合后,多達48種方案,居民和商戶可以自由選擇。

  “乍看好像一樣,細看又各有特色、千變萬化,這也是北京民居的特色。”孫書同說。

  “織補”式修復現建筑蒙太奇

  雍和宮大街項目重點是保護好古都風貌,可像樣的房子都少,保護風貌從哪兒下手?

  “具體實施中分幾種情況。一種是拆違后還能看到原始風貌的,進行修繕;一種是現狀已經看不到原始風貌的,選取部分重要節點、有一定歷史價值的,根據查到的歷史照片進行有依據的原貌恢復;還有一種是結合大街的整體風貌,參考附近其他歷史街區符合要求的歷史建筑的風貌,對大街上的建筑進行適當‘織補’。”中國城市規劃設計研究院雍和宮大街項目負責人錢川介紹。

  “織補”考驗的是施工師傅的手藝。

  62號拆違后,露出了拱券門窗,包括兩扇窗戶、半扇門,是典型的民國風格建筑。其余半扇門被經營商戶改成了廚房。這樣的建筑,風貌如何保護?

  “比如那半扇門,我們就根據剩下的半扇把毀掉的半扇恢復了。”李燕群邊說邊演示。這樣的活兒,只有瓦作里的上等瓦工才能接。一位名叫劉清泉的瓦工,就是瓦作里的上等工,他找來老磚,根據剩下半扇拱券的磚的弧度,手工砍磨出一樣的來,把其余半扇也修補完整。再根據這扇門和還保留的兩扇窗戶,推斷出其它門窗的樣式,把其它門窗也全部恢復出來。

  經過修繕,62號呈現出原汁原味的民國建筑特色。

  183號整治前是兩個商戶的門,拆違后露出中式平屋頂,有掛檐板、硬心磚雕,但原始構件損壞嚴重,修繕參照原來的樣子,對構件進行更換。風貌保住了,建筑更安全。

  179號拆違后,露出了現代工業流水線上生產的藍基磚,無風貌可言。但幸運的是,1960年代,北京市規劃設計研究院曾拍攝過雍和宮大街的照片,在這些照片中和居民提供的資料里,設計師發現這座建筑曾經是一座極有特色的西洋風格鋪面房,拆除違建后,露出的痕跡也印證了這點。如今,修繕后的179號又重現了它過去的姿態。

  155號新和小館在大街西側非常顯眼。它如今特色鮮明的民國建筑風格,也是根據照片恢復的。

  82號到92號就沒這么幸運了,違建拆除后,原始建筑沒有任何風貌,現有的資料中也查不到歷史依據。這樣的建筑創新了“織補”式修復。“以大街整體的建筑風格為基礎,從周邊地區和現有的歷史資料中尋找參考元素,根據居民回憶和現實條件,選擇近似的做法去設計。”孫書同介紹。民國風格的歐陽予倩故居的拱券門窗樣式,也被“織補”到了雍和宮大街上,喜歡古建筑的不妨去找一找。

  修繕后的雍和宮大街,有中式四合院民居,有中式商鋪,有民國風商鋪,有新中式建筑。各個歷史時期的建筑并存,好像建筑蒙太奇。

  一夜搶修一堵墻,保障居民不離家

  雍和宮大街101號,落架以后才發現,原始地基竟然是梯形的!要把梯形取直變長方形,要么增加面積,要么減少面積。增加不符合政策,減少損害居民利益。

  設計師和居民多次溝通,方案始終定不下來。施工單位提了個建議。“在保持房本面積不變的基礎上,對北側的墻做填充,保證這個房子是見方見正、正東正西的,就是墻厚了一點。”施工員李慶樹解釋。施工終于可以繼續下去了。

  “我們維修古建的老手藝,都是靠師傅帶徒弟,一代一代傳下來的。”李燕群說。房修一公司的強項就是古建和文物修繕,施工對象包括中南海懷仁堂、人民大會堂小禮堂、天安門觀禮臺、北大紅樓、恭王府、頤和園佛香閣、香山永安寺等。

  修古建的經驗用到了民居上。

  改造前,101號屋頂前坡后平,從風貌的角度考慮,設計師將其設計成兩坡勾連搭。但施工方發現,這個房子平頂的進深太長,要起脊跨度太大,做不了勾連搭。根據經驗,做成了前坡后坡中間平的屋頂,既解決了風貌,也有可操作性。

  讓所有人印象最深的,是雍和宮大街133號和135號。

  這兩個門牌挨著,三間房子連在一起。133號一間是公房,135號兩間是私房。經鑒定,135號是危房,需要落架維修。但是,133號的南墻借用的135號的北墻,133號南墻的位置只有梁和柱,如果135號落架的話,133號就少了一面墻!

  “大家一起想了很多方案。135號不全拆,留一面墻,但這老墻安全存在風險;給133號砌一堵南墻,但這樣房屋的使用面積會減少,居民肯定不樂意。”李燕群回憶。

  經結構鑒定方、設計單位、施工單位、街道項目工作組反復研究,最終決定,先給133號南墻位置的柱基加固,砌一面臨時的墻,等135號施工結束,再拆掉臨時的墻,尊重歷史,兩家繼續共用一堵墻。

  住戶不愿外出周轉。屋里住著人,要給柱基加固,還要砌墻,怎么施工?施工方案一討論就是一個月。

  “我們跟居民商量,施工的時候不能在屋里呆著。先給柱基做加固,砌臨時的墻,再拆135號的墻,這些施工我們一個晚上搶了出來,最后只用了一周時間,就把兩邊的房子都修好了。”李燕群說。

  這樣棘手的事兒,在雍和宮大街施工過程中可不止這一檔子。

  開放施工,可以觸摸的古都風貌

  作為城市次干道,坐擁雍和宮、國子監、孔廟三處景區,雍和宮大街車流、人流密集。雍和宮大街項目工地就在這熙來攘往的大街上。

  “一般的施工場地都是封閉的,圍擋遮起來,別人看不見你在里面干什么,但雍和宮大街項目最大的不同就在于,它是開放的,隨時隨地有人在看。”房修一公司雍和宮大街項目經理趙斌說。

  為把工程做到細致入微,項目分4個組施工,每組配備一名專業負責人,一名古建技術負責人,一名安全負責人,一名文明施工負責人,還有一名質檢員。

  比如施工圍擋,房修一公司在要求的2.5米高鋼質硬圍擋上面,又自選動作,加了一個1.5米的雙層防火密目網。盡管雍和宮大街的人行道先天不足,局部窄到僅一米寬,但做了施工圍擋后,仍然給行人留出了一條南北貫通的步行道。

  為了大街兩側居民和商戶穿行工地的安全,施工方在每戶門前都做了護頭棚。雍和宮大街83號住了兩位年紀80多歲的大爺大媽,施工期間地面挖開,他們出行不便。為此,施工方在旁邊沒有完工的房子里,硬化了地面,修了坡道,讓大爺大媽“借道出門”。

  施工揚塵污染也是個大問題,為此,施工方安排了10個人,每天推著灑水車,在工地上來來回回不停灑水,見干見濕。白天拆除的建筑垃圾也集中存放,當天晚上全部清走。

  施工過程中危險因素特別多。房屋結構不明,所用建材混雜,給施工造成了很大的不確定性。比如切割金屬構件的過程中,就存在火災隱患。為此,施工方組建了消防小組,安排了消防車隨時待命。雍和宮大街84號是一個大藥房,兩層、鋼混結構,建筑本身很規范,但二層屬于違法建設。施工要拆除二層保留一層,為了不影響一層的結構安全,25個工人用手工敲了20天。

  雍和宮大街二期施工趕上酷熱難耐的六七八月,坐著都一身汗,工人們卻得堅持施工。“我們這些工程管理人員,一天要在工地上轉三四圈,到晚上腳上全是水泡。”趙斌說。

  趙斌今年32歲,入行10年,這是他參與的第4個古建文物類項目,此前,他剛剛結束魯迅舊居的修繕工程。他經常發朋友圈展示工程進展,為自己參與的古都風貌保護感到驕傲,也會帶著4歲的女兒來工地參觀。“她更關心吃的,”趙斌笑著說,但他相信,“這些潛移默化的影響,總有一天會發揮作用。”(記者 于麗爽)

  來源:北京日報

(責任編輯:管理員)

曝光臺3.15更多>>
市場365更多>>
市場007更多>>
市場聚焦更多>>
市場熱點更多>>

人民日報社概況 | 關于市場報網絡版 | 聯系我們
京ICP備14049483號-4 網絡文化增值信息服務許可編號:文信京[2009]091282號 市 場 報 版 權 所 有 ,未 經 書 面 授 權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2009 by http://www.mwpdsh.live all rights reserved
瀏覽本網主頁,建議將電腦顯示屏的分辨率調為1024*768
3d福彩开奖日期 排列三组三规律与技巧 彩名堂手机app计划软件下载 三分pk10走势图官网 京都棋牌 重庆时时猜走势图 pk10赛车5码34567公式 时时彩五星组选120规律 蔡花宝典三肖六马4788 电脑版单机捕鱼达人 pk10手机免费计划软件 安徽快三开的大小规律 河北十一选五遗漏一定牛 湖北掌心麻将 股票融资融券 铸造什么赚钱 dnf跟倩女幽魂那个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