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G5|設為首|聯系我們
【石魯第三批412件(套)書畫作品捐贈國博(組圖)】 【喬十光八十藝術展在國博隆重展出(組圖)】

首富王健林:我的收藏增值1000倍

2017年03月15日11:20  來源:
 【字號 】  打印
E-mail推薦:    
  (導讀:一向低調的王健林,是個不折不扣的收藏行家,獨具慧眼造就了首富王健林的百億書畫收藏經。萬達近二十年來的收藏數量龐大。千億巨富王健林的書畫收藏規模已達百億。對于熱衷藝術收藏的首富,其辦公室懸掛什么樣的藝術品著實吸引眼球。王健林曾經公開說,他的書畫收藏增值1000倍。)

  對于熱衷藝術收藏的首富,其辦公室懸掛什么樣的藝術品著實吸引眼球。王健林在自己辦公室的主墻上懸掛了一幅尺幅達到90平尺的石齊大畫《山水》,按照目前石齊畫作的市價,這幅畫價值高達2000萬人民幣。原來,這幅畫是石齊2008年送給王健林的禮物,是兩人在藝術上惺惺相惜的見證。

  吳冠中和石齊都是在中國畫創新方面頗有爭議的畫家,但今年來市場價格屢創新高并穩健上揚。根據公開資料和媒體報道,可見王健林對這兩位畫家的熱愛。王健林除了在中國美術館、上海美術館為石齊舉辦了個展后,還把他的作品帶到了盧浮宮。

  王健林曾說,“石齊先生用真情作畫,彩墨世界厚實大氣、淋漓痛快,風格不斷創新。”在王健林看來,身在北京的石齊在上世紀70年代就享譽世界,在隨后的時間里,形成了具象、抽象和印象三結合的畫風。

  主持人:我們這位網友,他想問您,有做博物館的計劃,您目前的進度是怎么樣?因為上周您的團隊在佳士得紐約的拍場花了一億人民幣買了畢加索的名畫,應該叫兩個小孩,當時也是引起了轟動,這方面您的計劃是什么?

  王健林:我們早就有做博物館的計劃了,我們在大連競爭了美術館那塊地,掛牌美術館那塊地,但是比較遺憾的是,這個地上有一條鐵路線,政府掛牌說這個鐵路線一年之內就得拆除,到現在這個鐵路線沒有拆除,所以這個樓也建不了,他這個鐵路線正好從地中間走,我怎么都沒法干,當初在掛牌的時候我們來做美術館,如果哪個鐵路線弄走也許我們第一個美術館已經誕生了,我們設計都已經搞完了。大連搞了一個。

  北京還想在建一個美術館,因為萬達一個非常大的特點,應該是中國民間最大的收藏企業,現在我們有一千多幅近現代的名畫,因為我給自己定位,其實拍這個畢加索的畫,事先我還真是不太清楚。

  主持人:不是你的指示,我一定要這個畫,一定給我拿回來,不管多貴,我都要。

  王健林:下面這個人跟我一個副總裁請示后,我還真是事后才知道,因為我的愛好是中國式的,我是喜歡中國畫,而且定位在近現代,主要近現代可以鑒定,清以前的畫是很看鑒定的,從這個角度出發,所以我收了很多,還有很多海外回流回來了,現在都是放在我保險柜里面,你說多可惜,我把他展出來,美院的老師們、學生們,包括愛好者們都可以去看,我是一直有這個想法,只是北京拿地比較困難。而且我跟誰一談,我說要做美術館,別做,那不賺錢,那就算了,這個地到現在沒落實,但是我相信藝術總會找到市場,或者我北京某一個,在開比較大的地的時候,或者我在北京做文化旅游區的時候,我這個愿望總是會落定的。(王健林:收藏是我人生最成功的投資,藏品增值1000倍)(王健林:收藏是我人生最成功的投資,藏品增值1000倍)

  主持人:您的那些個人的藏品應該都已經升值很多了,這個投資本身應該挺賺錢的。

  王健林:這個投資是我人生當中最成功的投資,現在我的收藏至少,平均起來至少增值一千倍。

  主持人:一千倍?!

  王健林:至少。至少一千倍。

  當年一萬塊錢的畫,現在一千萬是沒問題的,很簡單,比方說市場中我是吳冠中最大收藏家,我有七十多幅吳冠中的畫,吳先生一生這個人畫畫很少,一生就畫了一千來張畫,基本在海外,國內很少,而且他的大畫,他一共一生就畫了四張,我現在有三張,他的很大的畫當中我也有很多東西。

  因為當時對他認識比較早,我覺得他是創新,市場上不接受他,認為他的畫不中不西,后來慢慢被市場接受,你像他的畫,我們收藏價值,前期買花了一起就幾千萬,現在這70多幅畫值多少錢?幾十億,還有很多很多。

  主持人:這些你會賣嗎?

  王健林:不會賣,永遠不會賣,你像我收的一張畫,傅抱石的第一代表作品叫《龍盤虎踞圖》,當年傅先生夫人,他的家族八百萬賣給我,但是那時候錢不太夠,92年錢不太多,我就說分兩年付清,結果后來他們覺得不能忍受,我時間太長了,過了半年,給我商量減150萬,改成650萬,一次給我錢得了,這個畫值多少錢?現在這個畫市場上我估計至少數億,或是一兩億,這張畫如果在市場上出現應該是幾個億的問題,為什么?這張畫在十五年前長石、中信,都分別找過我,都出了兩億多價錢,十幾年前出了兩億多價錢,說就要這張畫,我都沒有給。

  主持人:最終你也不賣,你打算怎么。

  王健林:將來這就是,當然最初期這收藏行為是個人的愛好,慢慢慢慢覺得,有一定的地位以后就覺得應該把他當成一個事業來追求,請一些專家來梳理變成比方列多少個人物,有代表性的人物多少,100多位,每個人是不是都應該有他的,比方說五到十張畫,他的成功的山水的還是人物的,現在變成一個事業。

  二,首富王健林的百億收藏帝國

  其實知道王健林是首富的人多,知道他是大收藏家的人并不多。“萬達在近現代中國畫收藏上的地位,跟萬達在商業地產中的地位是一樣的。”王健林說。萬達在銀行租了一個幾百平方米的保險(放心保)庫,畫都放在里面,有人估計,這些畫作就價值上百億元。

  如今,萬達的收藏史已經超過20年,其藏品數量之大、質量之高、品類之全在國內企業中幾乎無人能及。誰能想到,王健林涉足商業的初衷竟是為了收藏,因為“有錢才能玩收藏 ”。

  從個人興趣到企業收藏,王健林把自己的愛好和他的商業地產一樣打造成龐大的帝國,如今萬達收藏早已成為萬達集團更璀璨的企業名片。龐大的專家收藏團隊;億元拍得畢加索佳作;銀行里保險柜里估價上百億名畫;增值了一千倍的藏品;醞釀中的萬達國際美術館……

  今天就讓我們一起走進王健林的龐大收藏帝國。

  王健林的收藏宗旨:“有原創性、具有時代精神的藝術家的精品”。

  1970年代還在部隊時,王健林在業余時間開始研究字畫,慢慢著了迷。

  從1980年代開始,他開始玩收藏,最開始什么都收,后來他聽從了朋友的建議,開始專注收藏近現代作品。

  早在上世紀1980年代末、1990年代初,他就敢于下重金,幾乎把自己所有的現金都拿出來,砸在一幅畫上。1992年,傅抱石的家人找到王健 林,想以800萬的價格出售傅先生的代表作《龍盤虎踞》。 “在當時800萬都可以搞房地產了,但是我看了,知道這畫以后是絕對不可能再有了。”王健林當即決定下手,800萬對他而言也有壓力,于是分四期兩年付 款,每次200萬。王健林說敢于這么做,不是因為看得準,而是因為機不可失、時不再來,“像這種真跡,過了就沒有了。”

  1990年代后期,王健林花了550萬,從日本的一個博物館買回了李可染最得意的代表作。1972年中日關系正常化,這幅畫作為禮品贈送給了日 本訪問團。當時是周總理親自交代,讓李可染創作了這幅畫。因為見證了這段歷史,它也曾是日本這家博物館的中堂畫,還是日本唐人館冊子的封面。

  1993年,王健林以140萬元的價格買下了李苦禪的《五只鷹》。這幅畫曾是榮寶齋的中堂畫,在榮寶齋掛了幾十年。

  最初榮寶齋出價100萬,王健林直接加價到140萬。“這就是眼光,當市場上出10萬,你敢于出50萬,他就經不起誘惑了,就賣給你了。”

  王健林說。幾年之后,榮寶齋新任總經理來找王健林,使出了各種招式,包括加價回購或者拿別的畫作置換,想拿回這幅珍貴的中堂畫,但是王健林堅持不賣。

  很多人找王健林賣東西,也有不少人來找他買東西。某香港富商曾找過他,買吳冠中最重要的一幅代表作,開價兩個多億。這幅畫買來不到9年,已經能 賺2億,王健林的收藏團隊有人心動,但他忍住了。“今天2億給他,明天2億就再也拿不回來了。”王健林說,“這不是錢的問題,一個無價之寶它沒有了。”后 來他派人去推脫,說這是文物、不能賣出去。

  是酷愛藝術,還是迷戀資產?能夠把頂級藝術品留在中國,不管是在政府托管中,還是在私人藝術館中,都可以視為一種進步,化腐朽為永恒。

  在王健林的收藏里,吳冠中的作品是最多的,也是他最鐘情的。上世紀90年代,當吳冠中還是一個有巨大爭議的畫家時,王健林就敢不惜巨資,費盡力氣買下了流落在國外的幾乎所有的吳冠中作品。

  有這樣一個的故事:一次王健林帶著員工們在廣州白云機場貴賓廳內候機,墻上掛著一幅畫,王健林認真地端詳了半晌,斷定這是吳冠中的真跡。他把服務員叫過來,問:“如果貴賓廳起火了,你們要做的第一件事是什么?”服務員回答:“第一件事就是抱著這幅畫往外跑。”王健林聽后非常滿意。

  2004年6月,萬達集團參加中法文化年活動,拿出多年收藏的吳冠中先生的作品,在法國巴黎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總部舉辦了吳冠中畫展,吳冠中個人畫作全球巡回展從法國巴黎開始正式啟動。這次展覽開幕時,震動了中法兩國藝術界。當地媒體大規模地進行了報道,對中國文化的宣傳推廣做出了巨大的貢獻。7月,王健林又將吳冠中畫展搬到北京中國美術館展出。有人甚至認為,是王健林捧紅了吳冠中。

  辦畫展很燒錢,一次花費就達幾百萬乃至上千萬元。但王健林不在乎,對他認可的畫家,花起錢來不惜血本。除了吳冠中,一些二線畫家也得到了萬達的垂青。2006年3月,萬達集團在北京中國美術館舉辦楊延文畫展,當時萬達宣布,參展的70幅楊延文水墨畫全部被萬達集團收購,耗費資金不低于5000萬元。 當年10月,萬達計劃收購楊延文作品達到120幅。

  2006年8月,萬達集團邀集全國著名美術評論家,在大連舉辦“石齊大型藝術專題研討及觀摩會”。2007年3月,萬達又在杭州中國美術學院美術館為石齊做畫展。在萬達推動下,石齊的作品僅2006年上半年就拍出120多幅,其作品《羅漢宮》拍出335.5萬元高價。

  王健林買畫,既懂藝術,更懂行情。盛名之下,不少人開始編故事,本來不認識王健林,為了賣畫,就敢說王健林要收他的畫,要給他們辦畫展了。

  俗話說,一個好漢三個幫。王健林的收藏帝國后面也有一個“藝術收藏智囊團”。

  萬達的藝術收藏團隊有十來個人,這其中不包括歐洲專家和其他一些重要分項目的專家,負責人是在收藏圈素以傳奇與“大嘴”著稱的郭慶祥。

  專家顧問團由中歐的專家構成。每當王健林和其團隊在研究拿下一幅收藏品時,這個團隊和專家顧問團就會開會討論,整個決策期大概在一個月。最后的決定由王健林親自審定,但“王健林先生一般會聽取專家團的建議和意見”。

  一般情況下,王健林拿下一幅作品的程序是這樣的,其團隊根據現有的市場行情、畫家及藝術品的藝術價值,與歐洲專家會商,列出收藏名單,然后逐層篩選,列出終選名單,遞交王健林審定,整個過程都有專家顧問團參與。

  經過近二十年來的收藏,王健林現在所擁有的書畫收藏已達上千幅,而且每年都還在增長。因此,近年來王健林已經很少親自去買畫,而是交給手下的藝 術收藏團隊去打理。王健林說: “我以前還有精力,哪里有好畫,立馬跑去看。現在沒時間,肯定要有人幫我打理。但具體收那幅畫,還得我自己拍板。”

  難能可貴的是,萬達這些年來只買畫,從未賣過一張。王健林說:“我從來沒想過要賺賣畫那點兒小錢兒。”

  玩地產,預計2016年將問鼎全球商業地產第一把交椅。玩足球,進退都是中國“第一人”;玩收藏,他看中誰,誰的畫價就將飛漲。一年才看一次電 影,卻坐擁中國院線最大的山頭。就連做公益,都夢想成立中國最大的慈善基金。為什么華人他首富?為什么同樣是玩,我們在看熱鬧,人家在賺錢?答案,不言自明。

  來源:微信號“藝術戰爭”

(責任編輯:管理員)

曝光臺3.15更多>>
市場365更多>>
市場007更多>>
每日新聞回顧
市場聚焦更多>>
市場熱點更多>>

人民日報社概況 | 關于市場報網絡版 | 聯系我們
京ICP備09057855 網絡文化增值信息服務許可編號:文信京[2009]091282號 市 場 報 版 權 所 有 ,未 經 書 面 授 權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2009 by http://www.mwpdsh.live all rights reserved
瀏覽本網主頁,建議將電腦顯示屏的分辨率調為1024*768
3d福彩开奖日期 北京快三基本走势图今天 打二人麻将有什么技巧 nba投注比 警察故事2013赚钱吗 广西快乐双彩 安徽11选5一定牛推荐号 能赚钱的云服务 球探体育比分苹果版 江苏快三遗漏查询 甘肃十一选五 贵州省今天快三开奖结果 赚钱累 奇兵电竞比分直播 重庆时时猜龙虎预测 北京pk10计划50期连中 时时彩后17码稳赚